盘点消失的“镜春园”及其历届主人

我要发布     发布日期:2019-08-27 08:55:46  来源:古建家园  作者:一念执着
核心提示:众所周知,清华北大都是在清朝园林基础上改建的,在这里你甚至可以触到已经消失的历史。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个消失的“镜春园”及其历届主人。

  众所周知,清华北大都是在清朝园林基础上改建的,在这里你甚至可以触到已经消失的历史。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个消失的“镜春园”及其历届主人。


  镜春园位于未名湖东北端一带,北接朗润园,南到未名湖北岸,东至北大校园东墙,西接鸣鹤园遗址。


盘点消失的“镜春园”及其历届主人


  在几座古皇家园林中,镜春园应该是最小的一个现在的镜春园。如前所述,原是乾隆年间从淑春园中划分出来的,最初叫作春熙院。后来春熙院又分作东西两部,东部较小,赐给了嘉庆的第四女庄静公主,改称镜春园,时在嘉庆七年(1802)(《钦定总管内务府现行则例》,抄本“圆明园”项下,嘉庆七年条),这是镜春园得名之始。


  现在从第一体育馆北端通向朗润园的大路就是当年两个园子的分界线。


  国家图书馆善本部收藏着多件样式雷编绘的镜春园图文档案。一幅《镜春园画样》,清楚地描绘出镜春园的全景图。园址呈方形,大门设在东南隅,南向三间,东西各有顺山房三间。园中除东园墙内有几座接连纵贯南北的土山外,就是一座四面被溪湖环绕的大岛。园内主要建筑都在岛上。进大门是一座影壁,将北边的土山遮挡住。顺南园墙往西行,到南河中段,跨过木板桥和门房,前边是三间穿堂和东西顺山房各三间。前院内迎面是五间正房,东西厢房各三间。后院正楼五间,东西配楼各三间。正楼西侧为一跨院,有正房三间。在前院和后院东西两侧,各建一排平房。


  环岛四周都修建有木板桥。度西南木桥,建有一座龙王庙。度西北木桥,有东西各四间正房和三间转角房。度东北木桥,是一座较大的庭院,南部为歇山房五间,院内正房五间,东西厢房各三间:此院疑为驸马居住。在东园墙南段西侧,建有三座南北相连的小院,当为服务人员的居所。


盘点消失的“镜春园”及其历届主人


  综上所述,镜春园“共大小房一百三十间,楼十一间,平台游廊十间,庙一间,灰棚六间”。


  根据推测,镜春园在咸丰十年(1860)的“庚申之变”中也应该遭到了破坏。经过这次浩劫,园中古建筑所剩已经不多。光绪二十二年(1896)九月,镜春园又并于鸣鹤园内。等到民国初年,徐世昌以薄酬租下了鸣鹤园和镜春园,合称淀北园。他把鸣鹤园中幸存建筑拆毁,但估计对镜春园并未有大的破坏。20世纪20年代前期,燕京大学以淑春园旧址为中心开始建校时,镜春园仍属徐世昌所有。当时燕京大学已经买得镜春园北邻的朗润园作为教职员工的住宅,中间隔有镜春园,不便通行,必须绕道东门外来往。1937年卢沟桥事变之前,燕京大学曾屡与徐家洽商,计划扩大校园,向北直通朗润园,希望以优惠价格购入镜春园,并在园内兴建专供中外文化交流之用的图书馆一座,并以徐氏别号“东海”为名,作为协商条件。议还未成,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事情也就这样结束了,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镜春园才被合并于北大,从而使北部校园连成一片。北京大学迁入燕园以后,对镜春园进行了修建,在原来的基础上修建了北大建筑公司和北大材料厂。这一古园林的遗迹也就逐渐无迹可寻了,只有“镜春园”这个美丽而秀气的园名给人们带来很多美好的遐想。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它在清代的几任主人的大致情况。


盘点消失的“镜春园”及其历届主人


  (一)庄静固伦公主(1784-1811)


  庄静固伦公主,乾隆四十九年(1784)九月生,生母为孝淑睿皇后,与旻宁是同胞兄妹。嘉庆七年十一月,下嫁蒙古贝子玛尼巴达尔(也作玛尼巴达喇)。嘉庆十六年(1811)五月去世,年仅二十八岁。庄静固伦公主与其三姐庄敬和硕公主同葬于京城西郊王佐村。道光帝旻宁到王佐村上坟时,曾写过一首《赐奠吾妹庄敬和硕公主、吾妹庄静固伦公主诗以志哀》:“姊妹亲情童稚年,承颜定省每齐肩。同悲丁巳慈围掩,更怆庚辰玉塞还。蕙质易凋随逝水,夜台长寂锁寒烟。新愁往痕相交集,不禁临风涕泗涟。”


  玛尼巴达尔,博尔济吉特氏,袭土默特贝子。迎娶庄静公主后,赐紫缰。历官前锋统领、都统、御前大臣,加郡王衔,赐四团龙补服。道光十一年(1831)进贝勒,十二年去世。


  庄静固伦公主去世后,镜春园被内务府收回。


  (二)裕恩(1784-1846)


  嘉庆二十二年以后,镜春园的主人是睿亲王淳颖的第六子裕恩。


  裕恩,字容斋,满洲正蓝旗人。他的主要经历是:


  嘉庆四年(1799)赏戴花翎;十一年赏头品顶戴;十四年封二等镇国将军,授二等侍卫;二十二年擢内阁学士,不久又兼正黄旗汉军副都统、镶黄旗总族长;二十四年授前锋统领、理藩院右侍郎;二十五年,兵部遗失行在印信,坐失察,退出乾清门,革侍郎等职,仍留镇国将军。


  道光帝继位,授镶黄旗汉军副都统;道光元年(1821)复授理藩院、工部右侍郎、镶白旗护军都统;六年,调正红旗蒙古副都统;授礼部右特郎,充玉牒馆副总裁、国史馆总校;七年,充八旗军政大臣、八旗侍卫官员军政大臣;九年,授热河都统;道光二十六年去世。


  裕恩、禧恩两兄弟与乾隆帝第五子荣亲王永琪之孙奕绘贝勒关系密切,交往频繁。嘉庆二十三年(1818)上元节,裕恩在镜春园宴请奕绘和他的师父韩云溪。第二年夏天,奕绘在荣王府之观古斋为裕恩摆避暑筵席,有韩云溪相陪。这件事在韩云溪《同游梦园和韵》一诗中有明确的记载:“自共逡巡酒,因联翰墨缘。癖钟太古石,喜辨历朝钱。迟入招凉馆,叨陪避暑筵。旧交多缱绻,香火证情田。”诗句下有注:“戊寅上元,睿王裕容斋宴于镜春园,是为与余会面之始。”“己卯夏侍王宴于观古斋。”这条材料证明,在嘉庆二十三年正月十五日以前,裕恩已经住在镜春园了。


  奕绘夫妇与裕恩、禧恩(字仲蕃)弟兄交往唱和的诗作,共有二十余题。其中有两首题为《酬仲蕃》《霹雳杖歌赠容斋》的古体诗,生动记载了他们之间的深厚友谊。一个夏天的黄昏,狂风骤雨袭来,一声霹雳竟将荣王府的一株百年古槐劈倒。家人说,“雷击木”可以驱妖避邪。奕绘不信妄语,但将槐木制成两把利剑和一副手杖,分别赠予容斋、仲蕃弟兄。容斋有足疾,行路不便,有了这副“雷击木”手杖以助行走,既实用又有纪念意义。


  嘉庆二十五年(1820)正月十五,奕绘又到镜春园过节。奕绘正在患病,心情不好,又恰逢裕恩因失察被革职,也是情绪低落,沉闷抑郁,这让二人回忆起昔日镜春园的满目荒凉景象。奕绘写成一首《上元夜宿镜春园感旧作十六韵》:“别墅春如镜,春来景寂寥。入门惊燕雀,穿径碍礁硗。败苇填荒渚,层苔泥画桡。避人藏驯鹿,接客识狸猫。斜照翻鸦背,余寒怯柳腰。残山通短棹,剩雪慑危桥。草长根为药,松枯叶当樵。厨空鼷鼠瘦,书散蠹鱼骄。几案梁尘护,床茵屋漏浇。蝶稀花有恨,池涸月无聊。蛛网欺云幔,蜂窝上绮寮。旧诗吟木客,深院锁花妖。曲欲衷情诉,游难故侣邀。迹寻今昔梦,封验短长条。灯隐邻家树,声来隔院萧。长廊闲绕遍,清咏答良宵。”


  嘉庆末年至道光初年,镜春园再度被内务府收回。


  (三)惠郡王绵愉(1814-1865)


  至迟在道光七年(1827),镜春园被赐予道光帝第五子惠郡王绵愉,这有翁心存与绵愉的唱和诗为证。翁心存在上书房教书,是绵愉的儿子的师父。他经常与惠郡王交往,且有诗词唱和。他在《惠邸用前韵见贺,依韵奉酬》诗中写道:“论诗理悟无声外,读易深探未画前。万树春花明似镜,盈畴兰蕙愿意贤。”第三句后有注:“惠邸赐居镜春园。”此诗写作时间为“丁亥九月作”,即道光七年九月。可证:绵愉在道光七年已经居住在镜春园了。


  据样式雷档案记载,此时镜春园“共房一百七十四间,游廊一百二十八间,楼三间,戏台一座,垂花门二座,四方亭三座,六方亭二座,平台二间,庙五间,砖门一座,城关一座,门罩一座”。


  道光十二年(1832),绵愉迁出镜春园,移居到它的西邻鸣鹤园去了。


  (四)寿安固伦公主(1826-1860)


  道光二十一年(1841),道光帝第四女寿安固伦公主住进镜春园,称为“四公主园”。多幅样式雷图文档案都有明确标注,如“镜春园,四公主住,成府北头路北”,“成府北头,镜春园,四公主住”。这是寿安公主下嫁时的赐园。


  寿安固伦公主,生于道光六年四月,生母为孝全成皇后,与咸丰帝是同胞姐弟。道光二十一年十一月下嫁蒙古奈曼部台吉德穆楚札克布。咸丰十年(1860)闰三月去世,终年三十五岁。


  德穆楚札克布,博尔济吉特氏,婚后袭奈曼部札萨克郡王。历官御前大臣、都统,赐紫缰、黄缰、亲王补服。同治四年(1865)去世,进亲王。


  寿安固伦公主在火烧圆明园那年去世,残毁的镜春园被闲置起来。直到光绪中叶慈禧太后在颐和园主政后,她曾于光绪二十三年(1897)到镜春园“少坐”。这说明镜春园也与朗润园一样,成为朝廷大臣们议政的场所。


  以上就是关于消失的“镜春园”及其历届主人的全部内容,希望对你们了解它有所帮助。

 

本文标题: 盘点消失的“镜春园”及其历届主人

本文链接: https://quote.gujianchina.cn/show-4640.html (转载时请保留)

打赏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之用。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0571-85123142),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关于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内容页面中的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二维码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公众号:"gujianchina",每日获得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最新文章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项目策划
  • 商务入口

  • 企业VIP

  • 广告服务